“直销教父”李金元“消失”的一年半:权健倒了,华堂被拆

“直销教父”李金元“消失”的一年半:权健倒了,华堂被拆
原标题:“直销教父”李金元“消失”的一年半:权健倒了,华堂被拆 “直销教父”李金元“消失”的这一年半,权健倒了,而他的会所“华堂”也被拆了。 李金元再公开现身是在5月25日。陕西略阳县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微信公号“略阳旅游”发布消息称,应县政府邀请,天津天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下称“天狮集团”)李金元一行12人来汉中、略阳就大健康、大旅游及电商等产业项目考察对接。 “消失”一年半后李金元在略阳考察对接项目。来源:略阳旅游 按照行程安排,李金元于5月26、27日将在略阳开展为期两天的考察交流活动。该公众号消息同时配有多张当地领导陪同李金元考察的照片。 李金元上一次露面是在2018年12月,天狮集团官网当时发布一则消息,称李金元于12月中旬赴美与多位“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领袖”对话交流。 此后,李金元从公众视野消失。 2018年12月的“权健事件”以后,监管部门加大对持牌直销企业的监管力度,公众和媒体更聚焦持牌直销企业。直销企业普遍“史无前例的低调”。 期间,2019年4月,李金元的会所“华堂”因涉及违法建筑被拆除。 李金元重回到公众视野,是一个什么样的信号,他的直销巨头企业天狮将走向何方?一切还有待观察。 风暴中“消失” 2018年12月,自媒体“丁香医生”一篇文章称,直销企业“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生产销售的“抗癌产品”让一度接近正常水平的肿瘤患者小女孩周洋病情恶化并最终死亡。其后,权健集团更多信息被“挖出”。 最终,权健集团涉嫌传销的“疑云”被坐实,创始人束昱辉一手打造的“百亿权健”轰然倒塌。2020年1月8日,束昱辉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刑九年,并处罚金5000万元。 “权健事件”引爆舆论后,另一家持有直销牌照的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也被曝光,并最终被证实发展模式涉嫌传销。此外,直销企业“无限极(中国)有限公司”在此后也陷入虚假宣传、违规直销的舆论旋涡中。 当时,与权健同城的直销企业天狮集团的发展模式也颇受质疑,在一些互联网平台上,投诉主要聚焦在天狮的“超越计划”。 根据多地多位网友向澎湃新闻质量报告平台所投诉,天狮集团打着上市后股权分红旗号,在全国搞“超越计划”,“承诺只要投资原始股(大礼包)3.6万元,在获得同等价值产品外,还可获得税前12万元奖金。”如果一个人购买10个原始股后,再发展三个下线,就会成为主任一级。但结果是消费者在投入大量资金后,迟迟未能获得回报,只是被告知需不断“人拉人”。 此前,天狮集团一名品牌公关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超越计划”是存在的,经销商在传的时候“出现偏差”,在全国造成了一些影响,集团采用很多办法积极处理这个事情。 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公开资料统计显示,2009年以来,以“天津天狮”名义进行的传销活动引发各类刑事案件2781例,除了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定罪的案件,其他案件主要表现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抢劫、过失致人死亡、故意杀人等,共导致155人死亡。 天津天狮集团公司多次发公告否认与这些传销活动有关联。澎湃新闻注意到,2019年8月,天狮集团声称,长期以来,总有不法分子假冒天狮公司名义进行传销及其它犯罪活动。“多年来天狮公司在不断加强企业自身管理的同时,积极配合国家执法部门,对‘假天狮’的传销活动予以严厉打击。” 直销行业的“风暴”出现后,李金元和他一手打造的天狮集团淡出公众视野。 天狮集团官网2018年12月曾发布一则消息,李金元于该月中旬赴美与多位“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的领袖”对话交流,并配有多张李金元与他人的合影。 在这则消息之后,天狮集团一改此前密集发布李金元消息的常态,发布的内容不再提及李金元。 高调的李金元和造梦的天狮 据公开报道,出生于1958年的李金元早年依靠贩卖豆饼做“倒爷”积攒了第一桶金。1995年,李金元成立天狮,采用传销模式销售天狮高钙素。1998年,传销遭全面禁止,天狮转向海外开拓市场。2005年《直销管理条例》与《禁止传销条例》颁布,6年后天狮获得直销牌照。 对于李金元个人财富的规模,不同排行榜单显示的数字各有不同。在胡润百富榜上,李金元2005年至2016年期间都是天津地区富豪中排名最高的一位。该榜单显示,2016年,李金元以400亿元的财富名列第32位。2011年,李金元以12亿美元的净资产在《福布斯》杂志公布的2011年度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位列993名。这是他唯一一次登上《福布斯》的排名。 据《知识经济·中国直销》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直销90强业绩排行榜”,2017年,天狮以7.8亿元的国内销售业绩排名第43位,与无限极、安利等直销企业相比差距较大。 李金元素来高调。据媒体报道,李金元酷爱装“领袖”爱阅兵:穿着中山装,站在敞篷车上挥手,底下数千人列队夹道欢迎。 2015年,李金元为了庆祝公司成立20周年,率6400名员工浩浩荡荡来法国度假。李金元乘坐二战吉普检阅这支6000人“大军”,身后跟随70多辆二战古董军车,法国报纸用4个整版报道。 据公司官网显示,天狮至少在海外6国举办过年会,分别是俄罗斯、泰国、德国、印度尼西亚、肯尼亚、法国。官网的消息称,2002年的德国年会上,李金元为直销成绩优异者颁发了100部宝马高级轿车,43艘家用游艇和32架家用微型飞机以及6栋豪华别墅。 据《现代金报》报道,李金元原来的搭档将此解释为:个人膨胀。这种“膨胀”在天狮内部随处可见:一张身着中山装貌似伟人的大幅画像,挂在集团大楼最显眼的地方。他与各国政要和知名企业家的合影也出现在集团总部的墙壁上,并作为天狮集团成就的一部分挂在企业官网。 天狮博物馆里的塑像场景。来源:澎湃新闻 一则天狮集团宣传视频显示,天狮集团在总部天津武清建立了一座天狮博物馆,内部用场景塑像的形式一一记录了创业史的各个片段,其中李金元本人形象的蜡像多次登场。 长期高调的李金元,在直销风暴后从公众视野上突然“消失”,再次公开现身时已是一年半后。 “华堂”被拆,牵涉行贿官员案件 李金元“消失”后,与其相关的舆论并未停止。 澎湃新闻在2019年2月探访发现,在天津城区西北方向40公里处的武清开发区,一座占地百亩、红墙金瓦的仿古宫殿——“华堂”坐落其中。多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华堂曾是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的神秘会所,同时也是天狮集团接待来宾、供经销商参观的“地标”景点。 俯瞰华堂图。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从一位曾经参观过华堂的天狮经销商处获得了一份华堂的宣传资料。其中写道,华堂的整体设计参照唐朝皇宫风格建造,整个行宫以长寿殿为中心,分别由熙园、崇孝堂、老君殿等主题建筑组成,拥有总统套房以及餐饮、会议、休闲等设施,内设家具均采用海南黄花梨、金丝楠木、小叶紫檀、大叶紫檀等名贵木材,纯手工打造,价值近10亿元。 “这种规模建制在古代应该已经达到了亲王级别,是国内罕见的园林式现代复古建筑群。”文章写道。 不过在澎湃新闻曝光此事后,2019年4月23日,记者获悉,对华堂的大规模拆除工作已经开始。华堂门口不断有施工车辆进入,大门口“华堂”的牌匾已经摘下。武清开发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华堂将会全部拆除,属于违法建筑呗。” 此外,据一法院审判信息网2019年4月10日公布的《陈华贪污、受贿二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原某市某机关部门党组成员陈华于2004年至2010年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天狮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在互联网信息管控等事项上提供帮助。为此,陈华于2006年至2013年间收受李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87.91万元。 根据工商资料,这位“李某”即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但公开信息中,尚未有关于李金元是否因行贿而受处罚的消息。 航拍华堂。来源:澎湃新闻 “后权健时代”的直销行业 权健事件以后,监管部门加大对拿牌直销企业的监管力度,公众和媒体更聚焦持牌直销企业。有直销行业专家受访时表示,在2019年度,持牌直销企业体现出三个“史无前例”:史无前例的低调,史无前例的失声,史无前例的业绩严重下滑。 2019年1月8日,国家市场总局、工信部等13个部委联合部署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 在该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商务部对当时91家直销企业召开集体约谈和提醒告诫会。同年2月1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商务部已经暂停办理直销相关审批、备案等事项。 “直销现在很多变成传销和金融诈骗,将整顿直销行业,保持对直销持续的监管,打击传销。”国家市场总局局长张茅在2019年两会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 2019年6月,商务部向社会依法披露直销备案产品、直销培训员和直销员复核登记信息。此次完成复核登记的共有89家直销企业(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涉嫌传销犯罪且未按程序进行复核登记),直销备案产品复核前(2018年12月底)数量4304种,复核后减少1917种,减少44.5%;直销培训员复核前数量2935人,复核后减少478人,减少16.3%;直销员复核前数量391.8万人,复核后减少65.1万人,减少16.6%。 “直销业失信现象频发暴露出了直销制度的失灵。”有专家向澎湃新闻分析指出,有没有直销企业牌照,并非区分直销、传销的唯一标准,在实践中如果界限没有把握好,直销的某些行为极易被认定为传销。 与此同时,专家还指出,目前我国对于直销公司仅仅实行牌照管理,对其日常活动监管不足,且发现违法多数依靠举报。 针对如何规范直销、打击传销行为,专家建议应考虑降低打击传销的入罪门槛,重视事先预防与源头治理,同时重新制定直销行业的主体准入门槛并完善监管执法部门合作机制。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