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的威力有多大?

一本书的威力有多大?
一本书复兴一个家族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这几句励志名言出自宋真宗《砺学篇》。宋真宗劝当时有志向的男子多读书,多读书就能做官,做了官就有地位和财富,有了地位和财富,一切就都有了。宋朝皇帝用文官治国,将科举考试抬到了空前的高度,平民子弟想进官场,想当高官,除了在战场上搏命并侥幸立下大功以外,就只剩科考这条道路了。而要想通过科考,只有多读书,让经史子集烂熟于心,让诗赋和策论变成自己最拿手的知识。宋真宗可能没有料到,在他死后大约一百年,书籍的威力变得更大,读书能让一个人有官做,而写书却有可能让一个家族重新辉煌起来。话说南宋第二个皇帝宋孝宗即位时,岳飞的冤屈还没有被昭雪,岳飞的儿孙仍然被流放在广东各地,上街拣菜和去厕所都要向监视者打报告,过着半乞丐半囚犯的苦日子。后来岳飞的孙子岳珂出生,他满怀激愤,到处搜集祖父当年的功绩以及被冤杀的证据,直到南宋第四个皇帝宋宁宗在位时,他终于写成一部《呼天辨诬录》。他将这部书献给朝廷,宋宁宗读后大为感动,不仅从官方舆论上为岳飞正式平反,而且将当年查抄的家产全部归还,又给留存于世的岳飞后代分别授予官职。现在我们可以读到岳珂的作品集《金佗稡编》,《呼天辨诬录》是其中一本,大家有空可以读读。一本书成就一个公爵小时候爱听评书,尤其爱听单田芳单老播讲的《大明英烈传》,简称《明英烈》。读者诸君如果也听过这部评书,想必还记得大概情节和主要人物,例如朱元璋怎样御驾亲征,刘伯温怎样能掐会算,徐达、常遇春、胡大海、郭兴、郭英等开国大将怎样南征北战,灭掉张士诚、陈友谅和蒙古大军。但我们可能不知道,这部评书其实脱胎于明朝中叶就流行的一部小说《英烈传》,而《英烈传》其实就是大将郭英的后代郭勋出钱请人编写出来的。朱元璋在位时,郭英既忠心耿耿,又谨小慎微,平安度过晚年。但是等到朱元璋的儿子朱棣篡权夺位,郭英的后代开始受到冷落。因为郭英曾经追随建文帝,北上抗击朱棣,所以朱棣怀恨在心。时间久了,郭英的功劳被忘得一干二净,所以郭英的子孙更加不受重用,只能当一些不痛不痒的小官。嘉靖年间,话本与戏曲盛行,郭英的后代郭勋感觉到机会来了,他支付重金,请到一批写手、编剧和演员,编写出那部《英烈传》,还把其中的精彩情节改编成大戏,一边免费送书,一边请人看戏。短短几年时间,《英烈传》爆红,郭英作为小说中的历史人物,也成了热门IP,连嘉靖皇帝都对书中那些真真假假的事迹赞不绝口,对近臣说:“郭英功大而赏薄,其子孙宜崇进之。”郭英的功劳那么大,朝廷亏待了他,朕要提拔他的子孙。不久,郭勋被封为翊国公,那是很高的爵位。一本书搬倒一个英雄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明清时期小说盛行,我们耳熟能详的那些古典名著,像《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三国演义》《封神演义》和《金瓶梅》,都是在明清时期诞生的。明清时期为什么能涌现这么多小说呢?一是因为商品经济繁荣,市民文化发达,老百姓有时间也有兴趣看“闲书”;二是因为雕版印刷术更加成熟,纸张更加便宜,书商们有能力印制大部头,读书人也买得起这些大部头;第三,明朝中晚期文化圈刮起一股风,一些文人喜欢用一部小说来歌颂某个英雄,或者批判某个大臣,通过文学来影响舆论。比如说魏忠贤垮台半年内,至少有几十部小说问世,都是批判和进一步丑化魏忠贤的。再比如说辽东战事兴起,朝中各派互斗,又有一批小说问世,有的影射袁崇焕,有的影射熊廷弼,并且这些影射极有可能在政治上产生实际效果。崇祯年间,袁崇焕主持辽东战事,用尚方宝剑杀掉大将毛文龙。仅仅两个月后,毛文龙的同乡好友陆云龙(一说是陆云龙之弟陆人龙)就出版小说《辽海丹忠录》。这本书为毛文龙鸣不平,把毛文龙刻画成一个忠心报国的英雄,把袁崇焕刻画成一个妒贤嫉能的小人。后来袁崇焕被崇祯皇帝冤杀,北京城里的平民百姓却拍手称快,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是受了《辽海丹忠录》的影响,他们认为袁崇焕残害忠良,死得一点儿都不冤。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